写给一株开满花的梨树

林莽


在我们千年的诗歌典籍里
梨花在叹息中明媚地闪烁
 
它是寒雪  
   潮湿的 阴雨缠绵的泪痕
它是飘零  
月色破碎在清澈的溪水上
它是冷艳  
相思的寂寥 怀想的悲苦
 
即使那一丝似有若无的清香
也伴着柔弱的闺怨
落在窗外雨后潮润的石阶上
 
可我明明看见春天的阳光下
你明艳得如一团白色的火焰
蜂群围绕你跳起了欢快的舞蹈
 
月光下  一树梨花像一颗柔美朦胧的果实
在春之大地的果盘里柔柔地发着光
我梦见八月的满月照着中秋收获日的金黄
 
我想起美国诗人赖特的那首《幸福》
是啊  当我们走出了水泥的森林
摆脱了生命与琐碎生活的桎梏
我们的身体也能开出一树如雪的繁花
 
:美国诗人赖特《幸福》一诗中写到:一个人黄昏时走出城市,来到牧场,亲近两匹印第安小马,诗人突然感到了生命的释放,如果自己是一棵树,这时也一定会绽放出一树鲜花。